揭阳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主题游记 > 商务旅游

探访揭阳阳美村:亚洲玉都 为“石”疯狂

作者:管理员 来源:揭阳旅游网   发表时间:2015-08-07 14:57:16  

1.jpg

冰种与玻璃种价格攀升最快。

 

2.jpg

赌石过程中有成功也有失败。

 

3.jpg

行家正在研究如何开石。

4.jpg

翡翠价格暴涨也让阳美人店铺一个接一个地开。

 

5.jpg

原石价格高涨推高翡翠成品价格。

 

6.jpg

▲“老洪祥最新玉雕作品。

 

照片上的八叔,笑容可掬两眼放光,精神头都写到了脸上。即便如此,他手里捧着的那块紫色的石头还是毫无悬念地夺走他的光彩。在2010年的最后一场缅甸翡翠原石公盘上,这块紫色的石头被拍出了1.9亿元,当时,全场所有人起立鼓掌。

原石的拍卖价不断推动着翡翠成品价格。从2003年之后,翡翠的价格稳步攀升,从2008年金融风暴后,翡翠价格攀升的速度和幅度已经超过了行家的预测。经营翡翠生意的陈冰面对翡翠价格也很茫然:“如今翡翠的价格,太高,看不懂。”

2011年新年伊始,深圳商报记者实地探访亚洲玉都——揭阳阳美村,体味着卖玉人的诸多“看不懂”。

□ 疯狂的石头

“那是一块6公斤的玻璃种紫罗兰,色、种、水头都很好。”事隔一个多月之后说起去年最后一次缅甸公盘上那块“标王”原石,在著名的“亚洲玉都”揭阳阳美村做了40多年翡翠生意的八叔仍然不胜唏嘘。“底标价58万欧元,我们有人出到了1.2亿元人民币,但是到11月26日上午开标,谁也没想到这块石头的中标价竟高达19899999欧元,平均每公斤约3300万元人民币。”八叔说,当时现场一片欢呼,所有的人都起立鼓掌,为标王的诞生喝彩。

八叔也不知道这块紫罗兰最终花落谁家,同行中传闻有说是山西煤老板的,也有说是上海地产商的。反正以往在缅甸公盘上呼风唤雨的揭阳阳美村的翡翠商再一次没有得手。

“老洪祥”是阳美一家规模较大的翡翠公司,在北京上海开了多家分号。老板娘夏美芝证实了八叔的说法,她老公当时就在现场,并且联合一家国内著名的珠宝商开出了1.2亿元的价格,但就是这个行内公认的高价最终也没能抱得美玉归。夏美芝说:“我们做翡翠生意的,标石头还是很谨慎的,1.2亿的标价是行家经过深思熟虑的,风险和利润都考虑其中。但是有钱的外行人不会考虑这些。”夏美芝曾经跟丈夫去缅甸标石头,“石头是开采一块少一块,工匠们不停地要往深处挖石头,开采石头的成本在增加,这也会推动石头的价格。”

“最近几届公盘,最好的石头都被行外人买走了,但我们是做生意的,总得留下合理的利润吧!”八叔也认为以当前的行情1.9亿元的价格确实是有些高了,“现在在缅甸原石公盘,懂行的人没有标到高价的石头,高价的石头都被不懂行的人标走。但谁能说得清以后的事情呢?”

据八叔介绍,在去年3月的缅甸翡翠公盘中,玉石原料有1万多份,成交价30多亿元人民币;6月份公盘中,玉石原料1.2万多份,成交价70多亿元人民币,与3月份相比价格翻了一倍多。11月的公盘中,玉石原料有9157份,但成交价竟然高达89亿元人民币,与6月份相比涨价幅度超过30%!本次缅甸内比都公盘所有玉石中标价中,单份玉石中标价亿元人民币以上的就有12单之多!据一些去缅甸公盘标石头的行家介绍,缅甸军政府确实在控制石头开采,并在开采石头的每个环节都收取高额费用。“以前,我们都是去私人公司看石头,后来,军政府为了从中获取税金,就在一年里举办三次大型公盘,禁止私人公司在缅甸私自拍卖石头。”一位行家说。“缅甸局势不稳定,很多翡翠原石矿主一租下矿区,就想赶紧捞一把就走,这也造成石头的原石标价也高了。”这是行家的另一种看法。2010年最后一次公盘,八叔和其他几位行家标到一块40万欧元的石头,记者从石头的流水单上看到,40万欧元的石头运进中国,过程就花费了1万欧元。

虽然没有官方权威的统计数据,但业界普遍认为,去年一年翡翠的价格已经普遍上涨了30%~50%,顶级品质的翡翠更是暴涨了100%~200%,而且还一件难求。尽管诸如“30亿热钱爆炒翡翠”这样的新闻时常见诸于网络,但是,“疯狂的石头”背后的故事远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

□ “面粉贵过面包”

原石价格不断攀升,推动了翡翠成品的价格。

在缅甸参加公盘期间,有着40多年经验的八叔每每被高价石头所震撼,不断打电话回家,让女儿在卖翡翠时不能随便让人还价。“原石资源是有限的,价格又不停涨,今天的价格永远买不回明天的石头。”八叔很有感慨。八叔的女儿陈冰帮着父亲经营翡翠生意,经常有朋友向她购买翡翠,“朋友来买翡翠,都说去年8000元买了一块翡翠,今年还要买一样价格一样成色的翡翠。”在翡翠价格飙升的今天,朋友的这种要求让陈冰哭笑不得,“2009年8000元的翡翠坠子,2010年,你给我15000,我都找不到,价格都要在20000万以上。”陈冰告诉记者,2008年,她朋友花了12000元买了一颗很大的冰种白蛋戒面,今年,朋友再来问时,她找遍整个阳美都没有找到,最后找到一颗较小的冰种白蛋戒面,“那个老板说,没有2万以上的价格免谈。”陈冰说,2008年之后,翡翠价格的飙升已经超出她的想像,每三个月就是一个价格,攀升幅度很大,“总之,现在的翡翠很难卖友情价。”

广州华林玉器街是全国最大的翡翠成品集散地,全国各地零售的翡翠成品当中,有八成来自于这个市场。跟阳美村只做高端产品不同,这里高、中、低档都有。商家告诉记者,今年翡翠价格的上涨速度之快是前所未见的,越是好东西涨得越厉害。一位翡翠商人拿着一个翡翠坠子告诉记者:“7万。三个月前,4万。”

成都琴台路聚集了不少专门经营玉石翡翠的商家。记者在一位当地朋友季女士的带领下来到其中她曾经光顾过的一间。发现店内几乎找不到万元以下的标价,一些稍微能够看上眼的,价格标签都翻了过来,店员告诉记者那都是十万以上的,“没办法,既要明码标价,又不能把顾客吓跑。”季女士亮出手上戴的镯子问赶过来招呼的小老板还有没有差不多种色的,这下可让人家犯了难,“您这是半年前买的,当时是6万5吧。同一块料子上切下来的还有最后一只,品质可能还要差一点,但价格可就……”老板颇有点不好意思地把那只价标翻着的镯子递了过来,“翻了一番还不止。”看着季女士的脸色,小老板颇有些委屈地告诉记者,这只手镯和季女士半年前买过的那只确实成本价也差不多。“那个时候6.5万元我就可以出手,现在11万元绝对是友情价,我真有点舍不得出。拿着这11万元,我根本就进不到这样的货了。现在我们这一行有句话是——面粉贵过面包。”

并不是每种翡翠的价格都疯狂地上涨。夏美芝告诉记者:“中低端的翡翠价格处于稳步上涨,高端翡翠才是此次疯狂涨价的主角。”在阳美采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很多翡翠商都将冰种、玻璃种的翡翠放在商铺的最显眼处,“翡翠有种价格会高,如果有色,那价格会更高。”陈冰说。她向记者介绍,冰种、玻璃种的翡翠价格被推得很高,“这些概念也是近几年才炒起来的,现在种色好的翡翠都是几十万的叫价,而以前热门的青玉,价格只是稳步提升。”

□ 需求推动?资金推动?

林国庆来自福建莆田,是在阳美经营翡翠为数不多的外地人之一。三年前,他卖掉自己的三间金店来到阳美,在交了400万元学费后,终于在这一行当站稳了脚跟。如今他在阳美开了5间铺子,其中一间就位于街口最好的位置上。他说:“印度人一有钱了,黄金肯定涨价;中国人一有钱,玉石肯定涨价。印度离得有点远,但中国人有钱了却是明摆着的事实,所有我就不卖黄金卖翡翠了。”就在林国庆跟记者聊天的时候,一位东北口音的中年女士,看好了几件货,掏出卡买单。几十万元的生意,10分钟就搞定,仿佛在为他的介绍做注释。

“现在有钱人的确多了,谁身上不戴块玉?”夏美芝家跟八叔家一样,都是几代人做翡翠的,“二三十年前我们的好东西都是卖给台湾人,现在好东西都留在了内地。我们的一些台湾老主顾看到内地翡翠价格飞涨,还把以前买走的东西又拿回来让我们帮着卖。”

八叔也认为翡翠市场在急剧扩张,“我们阳美是做高端货的,以批发为主,来的都是行家,前些年看到的不管来自天南海北,都是熟面孔。也就是在这一两年,一下子多了很多新人。”八叔的话在其他行家那也获得证实。同在阳美经营翡翠的一位翡翠商夏先生说,以前,来阳美购买玉石的,多是香港人和台湾人,但这两年内地人是消费的主力,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客户,“来到我们这买翡翠,出的价格比香港人和台湾人都高。”八叔也认为:“这两年,翡翠价格能推得这么高,其实跟整个大的经济环境有关,大家有钱了就想收藏翡翠,有市场需求,求大于供,价格就被推高了。”

正是这庞大的市场需求刺激了各路资金加入。阳美古龙翡翠艺术坊负责人郑明耀同时经营着一家名叫“和润珠宝”的翡翠店,在业内是个知名人士。接受采访的时候,他的手机一直就响个不停,一会儿普通话,一会儿潮汕话,说的都是翡翠。他拿出一片厚度大约4毫米,满绿的石料给我们看,“这样一块料子,也就种好,绿色一般,它的价格是70万元,两年前最多也就20万元吧。”郑明耀说,现在是原石涨得太快,抢原石的人太多。“报纸说30亿热钱炒翡翠,我看一百亿都不止。”

据郑明耀介绍,每年三届的缅甸公盘,从揭阳一般每次都要去10架左右的包机,大概1500人,以前能够占到总人数百分之七八十。现在一届公盘4000人左右,揭阳人百分之四十都不到。新加入的包括山西、上海、浙江等各路资金,这些新进资金因为涉足不深,一般不愿意参与那种对经验眼力要求很高的赌石,但是对所有人都看好的、赌博成分不高的标王类石头趋之若鹜,最近几届公盘的标王也因此都落入他们囊中,在他们的推动下,高端产品价格涨幅惊人。阳美翡翠商人林南告诉记者:“公盘上出现的新面孔不敢自己参与赌石,身边都会带上一位行家,让行家带着看石头,如果标到石头,行家据说可以从中获取不少利润。”

另一方面,作为世界上优质翡翠的唯一产地,缅甸近年来上等原材料的开采也已经接近枯竭。最近两年,缅甸政府还调整了政策,限量开采,同时海关不断控制上等翡翠的出口,只允许加工后的翡翠饰品出境。上等翡翠资源短缺,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翡翠市场价格迅速攀升。

当资金不断被吸引进入翡翠市场时,也有翡翠商表示担忧。陈冰是翡翠商中的保守派,她告诉记者:“我们是祖祖辈辈都想经营翡翠生意的,那些上市资金都进来炒作原石,当原石价格被推得越来越高,那我们的子孙还能拿到原石,还能继续从事翡翠生意吗?”陈冰还是希望翡翠价格稳步上涨,游资不要随便进场。

□ 翡翠补涨

“30年前存一万元在银行,购买力可能只剩下十分之一了;30年前买一万元的黄金,现在涨了4倍;30年前一万元买房,现在翻了十倍;你要是30年前拿一万元去买玉石,现在怎么也得涨了一百倍以上吧。”1月2日,南山后海的一家翡翠店里,老板娘这样煽动记者买下一块种色俱佳,价格也绝对不菲的翡翠观音吊坠,“你即使自己不佩戴,拿来投资也是绝对划算的!”

而在阳美,还绝对是一副卖方市场的架势,5日下午两点半,午休后的店家才开门,背个小包的买家挨家挨户看过去,老板也是爱理不理的自顾自喝茶。一家店里,一位操浙江口音的顾客正游说老板把一包翡翠佛公吊坠卖给他,但价格没有谈拢。他也不急,又走进下一家店里。“我们可不是炒家!”对于记者的询问,这位浙江客商有些不悦,“翡翠和普洱茶可不是同一回事,这是一种收藏品、工艺品,也是一种奢侈品。普洱茶,快速消费品而已。”他了解了一下后又说,“你们从深圳来,应该知道在香港海港城内地人排队买LV的阵势啦。那不过是个包包,它的美丽、稀缺和历史文化积淀能跟翡翠相提并论吗?”

的确,这位客商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在阳美,记者接触的业界人士几乎都认为虽然有炒家在市场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是翡翠市场并没有太大的泡沫。“起码在目前,我认为它还是一个健康的市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翡翠老板这样说。他说,从红山文化开始,中国人玩了几千年的玉,这其实也是一种国粹。而玉石不外乎就是白玉和绿玉两大类,白玉以和田玉为代表,属于软玉;而绿玉以翡翠为代表,属于硬玉,价值其实应该是高过白玉的。“你看,这些年和田玉都涨成什么样了。”

这样的观点在资本市场也反映出来,去年开始翡翠行业龙头股东方金钰就开始一飞冲天,半年之内股价接连翻倍,几大券商对它的分析都认为其行业成长性值得长期看好,另外就是其持有的大量翡翠原石价格飞涨带来巨大收益。

对此,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玉石分会秘书长奥岩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他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曾经就说过,“翡翠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性产品,它的美丽、稀少和耐久性,它的几百年来的历史积淀,它所能附加的工艺艺术和人文价值,都决定了它具有很高的价值和社会认同度。正因为翡翠具有这些特性,人们对它的价格范围有很大的期望值和容忍度,即便再持续上涨,社会大众对其价值仍然是可以理解和认同的。”

深圳南山翡翠店的老板娘则更是怂恿说,翡翠一定还会涨价。“现在只要是中国人喜欢的,连姜、蒜都涨。更何况是艺术品收藏品。”不过她的这句话倒真是有点打动记者了,“翡翠算是涨价最晚的了。2003年开始,先是中国书画价格大幅上涨,紧随其后的是明清官窑瓷器。2005年以后,中国油画开始大幅上涨,同时新工白玉和白玉原料也出现了火爆的行情。翡翠是在2009年年初才开始大幅上涨的,这应该是补涨,它的行情远远没有结束。”她说。

陈冰坦言,她跟着父亲经营翡翠只有四年时间,对现在疯狂的翡翠价格不是特别看得懂。但在采访中,很多阳美的翡翠商还是很看好翡翠的后市发展。

-------------------

■ 相关新闻

阳美人的石头记

深圳商报记者 邓勇峰 郑健阳

从揭阳市区的环市北路出发,往西5分钟就到了阳美村,这是一个3000多人的小村。近年来,随着每年3次,每次包机10架,1000多人前往缅甸赌石,阳美声名鹊起,接连摘下了“亚洲玉都”、“中国玉都”两块招牌。翡翠行业不但完全取代务农成为全村600多户人家的生存方式,而且成为目前缅甸公盘七成以上翡翠原石的最大买家。在新一轮传奇般的翡翠投资热潮中,阳美村不可避免地吸引了全国的目光。

1月5日,很好的太阳。上午11点,孕妇阿冰腆着肚子,拎着个购物袋晃晃悠悠地穿梭在阳美玉都的店铺间,她刚刚做完一单生意,1.8万元买了一个吊坠随后又1.9万元卖给别人。阿冰是阳美本地人,大学毕业在外工作半年之后又回家结婚生子,做翡翠生意。多年来,她的姐妹朋友都是这样,没有谁愿意离开阳美。阿冰的表姐小夏北大毕业,曾经供职于北京一家著名的报社,前年也带着丈夫儿子回到村里开翡翠店,“与其在北京天天朝九晚五看人脸色做房奴,还不如回到阳美自在安逸一年赚个几十万呢。”

对外人来说,阳美村令人艳羡的就是安逸和富足。这里的店铺每天上午10点半才开门,12点就关门吃饭午休,下午2点半再开门,6点又关门了,每天工作也就四五个小时。而富足,在村里鳞次栉比的小楼和停放得满满当当的豪华汽车就能看出。而藏在这些表象的后面是:这个仅0.6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蜗居着不下10个身家过亿的富翁。今天的阳美村除了翡翠贵,还有两贵地贵——每亩300多万元,楼贵——一个30平方米的商铺200万元、别墅几百万元一幢,都远远超过了市中心。

而比财富更吸引人的是这块土地上深藏着的那些阳美人讳莫如深的奇事。比如,某人是如何神机妙算地靠“赌石”几天内暴富;某人如何一夜间因“赌石”倾家荡产,再凭“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蛰伏咸鱼翻生;某人又是如何疏通缅甸军,以低价买回超重的高质原石……

“老洪祥”的老板洪荣辉就有个令人捧腹的故事。老洪经营了几十年的翡翠有一个习惯,每赌一块石头,都要留下一点边角料做个纪念。然后还会在上面留下诸如“某年某月,大胜。”“某年某月,小赚。”之类的说明。其中一块上却什么字也没有,老板娘夏美芝笑着解释说:“以前是有的,四个字——惨痛教训!后来我觉得看着添堵就给擦掉了。”原来这块石头老洪花了940万元买回来,很漂亮,上面一条绿筋。谁知道,一刀下去,绿色就没了。那个缅甸人开的那一刀够毒,就正好在那道唯一的绿筋正中间,剖开后连个挂牌都做不了。后来这块石头总共卖了40万元,夏美芝说,“这个教训够惨痛的吧!”

阳美人其实已经能够很淡定地对待这样的事情了。阿冰的表弟初中毕业就跟着爸爸做翡翠,第一次赌石时才十多岁,跟人合股,8万块剩下了4万。说起自己的“处女赌”,这个大男孩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很正常啊!”

正是因为看到风险,所以阳美人一般都是以合股的方式来赌石的。八叔告诉我们,阳美有四大姓:洪、夏、林、陈,几乎都是亲戚和本家。开始合股都是在自己人之间,几万几十万,一句话就成了,从来没什么字据、协议的。后来生意越来越大了,资金越来越大,合作的人也越来越多,但这种口头协议的形式一直没变,违约的事也确实很少发生。八叔说,“其实阳美能够有这么大的发展,诚信可能是一个更主要的原因。”

这应该是句大实话,在阳美,几十万元的翡翠,顾客可以随便拿着到店铺外面细细观看,那些数以百万计的原石就随随便便地扔在店铺的角落,林国庆这样的外乡人也能够在这里凭实力做大做强,那些外地客商可以跟当地人和谐相处。而“揭阳工”,发展才仅仅几十年时间,就已经能够跟“苏工”、“北京工”等玉石行业有着悠久传统和积淀的工艺并驾齐驱,靠的也是诚信和良好的环境。

“温润而泽,仁也;缜密以栗,知也;廉而不刿,义也;垂之如坠,礼也……”孔子以玉比德于君子;曹雪芹视“人玉一体”,以通灵万物的玉反照俗世人间的繁华悲凉……比这些“石头”本身更贵重的,或许是世世代代的人们倾注的比血更浓的情感。


 
(来源:深圳商报,记者 邓勇峰 郑健阳,照片均由深圳商报记者 郑健阳 摄)

 

© 2015 visitj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8032461号-3    粤公网安备 44520202000109号